首页 / 智能科技 / 洛阳师范学院精神病事件(洛阳师范精神病事件)

洛阳师范学院精神病事件(洛阳师范精神病事件)

Time:2024-06-20 11:27:28 Read:879 作者:CEO

30岁时,刘刚(化名)获得了洛阳师范大学的毕业证书。然而,对于他来说,他曾经梦想的文凭似乎是用一段非常不光彩的经历换来的。 —— 入学第二年,在学校宿舍里,他被强行送往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他被告知,如果没有证书,他将无法出院或毕业。他在这里关押了135天,经历了被灌药、电击、殴打等事件。最后他打电话到护士站寻求帮助。

从精神病院出院后,刘刚开始向学校和医院寻求解释,并提出上诉。 2017年9月,洛阳市洛龙区法院判决学校无责任,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赔偿刘刚医疗费21673元、精神损失费5万元。刘刚和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均提出上诉。

洛阳师范学院精神病事件(洛阳师范精神病事件)

2018年10月10日,二审在洛阳市洛龙区法院开庭审理。庭审证据出示阶段一直持续到中午。法官宣布休庭并指定新的审判日期。

从大学宿舍到精神病院

10月10日中午12时30分,刘刚低着头走出洛龙地方法院。母亲于红担心:今天会是什么结果?如果他输了官司,别人真的会想到他吗?是精神疾病吗?

事情始于四年前。 2014年9月,高中毕业、在辅导机构工作五年的刘刚以社会生的身份考入洛阳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教学专业。一开始,我抱有很大的期望,以为洛阳是河南古都,文化浓郁,名胜古迹遍地……刘刚被分到新校区梨园宿舍,和三位日语专业的新生住在一起和韩语。

刘刚的班有49人。除了他之外,其余都是20岁以下的女孩,交流很少。

一个多月后,刘刚感觉新宿舍的家具有异味,而他体质虚弱,难以忍受刺激,于是向学院要求换到旧宿舍。经学院领导批准,刘刚搬进了洛阳师范大学老校区的宿舍,与三位理科高年级学生住在一起。

不久后,刘刚发现乘坐班车上课不方便,就申请搬回新校区。第二学期结束时,学院在桃园新校区一楼为他安排了一间没有新家具的空宿舍。

2015年7月上旬,刘刚的母亲于红在老家连续接到外国语学院团支部书记陈冠安的电话:暑假到了,你儿子不回家,这似乎有点不正常。快来看看吧,对你的儿子负责。你儿子有精神病,你来学校看看吧。你来的时候不要叫他,免得他又跑了。

根据刘刚提供的暑期住宿申请表,他曾在暑期社会实践期间申请住宿。下面的负责老师写道:同意,如果可以的话,请让学生住在原来的宿舍,桃园3号,2013年。如果需要加床,可以提前允许。迁至梨园三号。如果没有,就让他直接去梨园。签字日期为2015年7月13日,并加盖学院总院印章。

于红说,是陈冠安告诉她儿子生病了,让她去白马寺附近的精神病院查找,于是她在网上找到了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

到达洛阳后,于红见到了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五科副主任徐敏聪,并表示自己的孩子被学校说患有精神疾病,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徐敏聪表示,可以先开车去医院看看。因为担心学校不开学,于红提前给陈冠安打电话,对方说她会在门口等。

2015年7月20日,收拾好行李,刚搬进空荡荡的宿舍,刘刚看到妈妈走进宿舍,吓了一跳:妈妈,你怎么来了?于红问:你怎么不回家?刘刚回答:我想找工作。

刘刚看到旁边有几个陌生人,问道:他们是谁?旁边的陈冠安回答:是物流。你妈妈在这里。带她去洛阳旅游。

儿子不同意,陈冠安他们就走了出去。我也走了出去。刚走出去,就听见陈冠安对其他人说道:“把他带走。”我着急了,说:“不,我不同意。”我走进去帮儿子收拾东西。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外面有骚动。我回头一看,孩子已经不在了。于红说,她赶紧出去,看到陈冠安和另外两名医院护士将刘刚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刘刚对陈老师喊道:“你太虚伪了!放开我!”周围很多学生都在观看。

于红吓得大哭起来。她除了说不,你不能这样做之外,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看着刘刚被拖上了医院的车。

陈冠安把车送到校门外,让我办理休学一年的手续。他说,刘刚应该住院治疗,出具证明后才能来学校。但我不能再住在校园里了。 “你就在附近,租了一套房子给他住。”于红回忆道。

刘刚提供的谈话录音显示,2017年9月25日,该校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袁彩虹在与刘刚的谈话中表示,她曾问陈冠安为何把人送进精神病院。对方表示要给刘刚的妈妈打电话。他把她带走了,让她给刘刚治病。

当天该校党委副书记王万鹏与卢东林的谈话录音显示,经教育部和工信部调查,刘刚被带走时,陈冠安确实在场。远离宿舍。

在精神病院134天

于红跟随救护车来到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看着儿子被收留。随后工作人员把刘刚的旧衣服给了她,并让她在住院手续上签字。

我太着急了,以至于看不清字。那里的人说,如果我不住院,他们就无法开具证明,我儿子就无法上学,所以他们就茫然地在证明上签了字。交完住院费后,工作人员让我回家等半个月通知。于鸿说道。

于红告诉记者,半个月后她接到徐敏聪的电话:你儿子患有精神分裂症,需要ECT电抽搐治疗。这个比较贵。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她顿时惊慌失措:怎么可能?精神分裂症不是我们家族的疾病。过了一会儿,她对医生说:那你想想怎么办。

进来的第一天,我就被强行灌食治疗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的药物,不久后又被电击。徐敏聪问我妈的时候,他已经用过这种电击疗法了!刘刚愤怒的说道。

2015年7月24日,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三防患者简易风险评级表显示,刘刚有轻度自杀倾向、重度攻击行为风险、重度擅自出院风险,并被送往三楼重症病房。

所谓的评级表是由一名女工作人员随机填写的。她只是坐在那里,不检查也不说话,拿着一堆表格,按照模板抄写。刘刚说,重症病房分三种类型,一种是6人的大房间,一种是20人的大房间,还有一种是70人、80人的大房间。大堂设有活动室。除了治疗、吃饭、睡觉外,患者还可以扶着墙到外面走走,看看电视,或者打扑克。

刘刚说,他曾多次在这里被抢食物。有一次,他刚收到母亲让人给他带来的水果,就被病人抢走并追赶,直到护士制止。

2015年10月14日晚,刘刚被医院护士打伤,他要求报警。护士长给主治医生徐敏聪打电话。徐敏聪告诉我,如果他不开具证明,我就永远出不了医院,上不了学。刘刚说,第二天一早,我跑到护士站,试图用里面的电话报警,但被徐敏聪拦住了。

为了逃脱,刘刚想了很多办法。他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医院院长徐建康的电话号码。他没有纸,也没有笔,就在心里写了下来。半个月后,他找到机会,再次进入护士站,打电话告诉他,自己被强行住院,还被殴打受伤。医院院长表示惊讶,随后与他进行了进一步会诊。

2015年11月30日,刘刚与殴打自己的护士签订了调解协议(对方赔偿刘刚医疗费7000元)。这一天,刘刚还拿到了医院的出院证明,并付清了2.8万元的费用。

协议书显示,刘刚与护理人员发生言语、肢体冲突,引发医患纠纷。甲方一次性向一方支付抚恤金7000元。出院证明显示,刘刚的临床精神症状较之前有所加重,但仍需进一步治疗,出院诊断仍为精神分裂症。

不光彩的文凭

刘刚从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出来。回到家,他越想越觉得羞辱:“我这么努力考上大学,现在却发生这样的事,别人会怎么看我?这比上大学更可怕。”监狱。”

他回忆起细节,并向母亲询问了相关事宜。 2016年1月8日,刘刚来到河南省教育厅纪委反映问题。工作人员听取后,给洛阳师范大学纪委写信,要求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 1月9日,刘刚带着信件返回洛阳师范大学,要求陈冠安道歉并赔偿相关损失。

第二天,刘刚接到外国语学院的电话:经学校考虑,你的要求不合理。

随后,刘刚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于红在电话里哭着说:陈冠安说你儿子又想上学了,所以就要求派出所抓人。赶紧回来吧,免得被打死!

刘刚出了一身冷汗。他告诉记者,去教育局之前,他曾给陈冠安打过电话。对方表示没想到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他先表示愿意赔偿8000元,随后又表示以个人帮助的名义给予2000元。提供4000元的补贴,后期还有奖学金等等。由于不知道家里花了多少钱,刘刚没有同意,也没有按要求给他寄银行卡。

得知陈冠安威胁母亲后,刘刚勃然大怒,在微博上曝光了此事,随后被一些大V转发,阅读量数万。

今年3月、5月,袁彩虹带着陈冠安等几位老师带着慰问金来到刘刚家中,提出让他自学、考试毕业,但被刘刚拒绝。

2016年11月初,刘刚接到袁彩虹的电话,让他找个时间谈谈这件事。 11月10日,外国语学院党委副书记王万鹏、党委书记袁彩虹邀请刘刚到洛阳某酒店。

根据刘刚提供的录音,王万鹏表示,陈冠安对于刘刚入院一事,工作方法有问题,没有向学院书记、校方和院长汇报,并承诺支持他起诉医院和陈冠安。作为学校,他只能将陈冠安撤职,副书记被撤职,将陈冠安调离外国语学院。

2017年7月,刘刚收到一封包含洛阳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的快递。

刘刚说,2017年5月,他接到袁彩虹的电话。对方说校长让我们安排一下你的学习,然后让他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并把答案和试卷发给他让他坐在一旁。抄下来,听旁边老师的讲解。

2017年9月25日校党委副书记王万鹏与刘刚的谈话录音显示,陈冠安被调到政法学院,给他一段时间测试看看他表现如何。

无法解释的精神疾病

2018年10月10日,在洛阳市洛阳区法院举证过程中,洛阳师范大学、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重点针对刘刚的异常行为进行了陈述。洛阳师范大学代理人表示,学校并没有强迫他送进精神病院。他的母亲主动联系了医院。刘刚多次违反纪律,并在微博上诽谤学校老师,影响了他人的生活。

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刘刚的入院和治疗均由其监护人亲自送机,并办理了相关手续。医院没有对刘刚造成伤害。经过一个疗程的治疗,刘刚的病情有所好转。医疗损害的判断应当遵循过错原则。如果无法取得医院有过错的证据,原告就无法取得证据。

刘刚有病吗?

据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7月20日入院记录显示,除病前性格外,其他项目均正常。

对比医院7月22日和8月19日的脑电图地形报告,前者没有发现异常,而后者则得出脑地形异常的结论。

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律师常博阳告诉记者,医院的行为既属于个人侵权,更是医疗活动中的侵权。

刘刚所受的伤害是否与医院的治疗存在因果关系,是判断医院是否有过错的依据。二审说,这是专业问题,应该进行鉴定,看看医院是否有过错。我们认为有时不需要技术鉴定。例如,如果一个人要受到这种强制治疗,根据第《精神卫生法》 30条,取决于他以前是否伤害过他人,以及是否有证据证明他有自残行为。一般人都能判断这些,所以医院违规:010 -30000。此外,还可以在入院前检查患者是否符合诊疗标准,以确定患者是否患病。现在医院提供的检查报告是在刘刚入院几天后才出来的,显然是有错误的。常伯阳说道。

2016年10月13日,刘刚主动到河南科技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检查。医院的脑电图报告最下方,医生断定刘刚没有精神病。

上学真的需要证书吗?

那么,如果学生的行为被认为异常,学校是否有权对该学生进行停课或送医院治疗呢?

“上学需要证件”的说法本身就是违法的。常博阳表示,根据《精神卫生法》号文件,公民不得因精神障碍、心理障碍而被剥夺受教育的权利,应当给予其适当的接受教育的机会。

刘刚已经是成年人了,意识和思维都很正常。也许由于成长环境等因素,每个人的表现可能会有所不同。首先,个人应该受到尊重。如果他不同意,即使他的母亲在场,也不应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常博阳认为,老师如果发现学生行为异常,首先应该与学生沟通,劝说他寻求心理疏导;如果实在不愿意,可以要求父母协作沟通,但首先要尊重大人的个人意愿。

这孩子有点内向。于红告诉记者,孩子的父亲常年没有回家。她早年做过一些小生意,后来身体不好,就无所事事了。刘刚还有一个妹妹在上学,家里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于是高中毕业后,刘刚上了大学,在一家辅导机构工作赚钱。

我在学校成绩很好,一直想当一名老师,工作五年后我仍然想当一名老师。当我进入洛阳师范学院时,因为我是补录取,所以上课时距离开学已经快一个月了。我没有课本。今天我和这位同学分享一篇,明天我和另一位同学分享一篇。和我想象中的大学完全不一样。相同的。刘刚说道。

刘刚的前三个室友中,一个换了电话号码,另一个听说刘刚的事后挂断了电话。另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刘刚喜欢独处,从来不和室友一起吃饭。他一般都是晚上才回宿舍。他们偶尔会聊一些生活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矛盾。谈到搬出宿舍,该学生表示,刘刚说是因为受不了新建宿舍里的甲醛味道。

文栋是该校文学院的学生,是刘刚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告诉记者,刘刚的朋友不多,和室友的关系也一般。因为我觉得刘刚的经历还是比较传奇的,我喜欢听他讲一些事情。我偶尔会抱怨辅导员对他不公平,但具体的事情已经太久远了,我已经记不清了。

2018年10月10日上午法庭开庭因时限休庭,双方尚未进入答辩阶段。

10日下午5时30分至6时00分,记者分别致电徐敏聪、陈冠安、袁彩虹。

徐敏聪表示,刘刚捏造事实,并拒绝就更多事项接受采访,必须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陈冠安说:这件事别再来找我了,去学校党委宣传部吧。我现在不能随意接受媒体采访。袁彩红称,她正在开车,给一位姓陈的副书记打电话,但无人接听。 (猛犸新闻东方金报记者王舒/文图)

Copyright © 2002-2024 讯肆科技网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1、本站部分内容系互联网收集或编辑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本页面内容里面包含的图片、视频、音频等文件均为外部引用,本站一律不提供存储。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断开链接! 4、本站如遇以版权恶意诈骗,我们必奉陪到底,抵制恶意行为。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客服邮箱:478923*qq.com(*换成@)

备案号: 沪ICP备2023025279号-31